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496章 我摸到了一隻手推薦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那些金子当初都堆放在内院里。”
昭陵有军队看守,有将军统领。而昭陵令徐谦就是管理者。
内院的门关闭着。
“从事发后,下官就令人封闭了此处,只等人来查探。”
徐谦看着有些疲惫。
贾平安问道:“昭陵四处可查过了?”
“查过了。”
徐谦苦笑道:“就在今日下官还带着人去各处又查探了一番,就差凿开山体了。”
在帝王的眼中,石头自然能最坚固的,也是最长久的。凿穿山体,把灵柩放在山体里,再弄几道石门,盗墓贼只能束手无策。
只是后来火器发达,这些陵寝实际上并不安全。不过昭陵还好。孙殿英就用炸药把某个陵寝给炸了,弄了许多宝贝出来。
“开门!”
大门打开,贾平安当先进去,随后是百骑的‘专家’。
现场看着并不乱,剩下的黄金也还在。
“应当是来回跑了几趟。”
专家很坚定的道,“否则他一人带不走那么多金子。”
贾平安试了一下,很悲剧,他也带不动。
明静的眼中全是星星。
这些金子如果都是她的该多好?
“收心了!”
贾平安回身,错身而过时低声警告。
随即各自安置。
明静脱裤子时遇到了麻烦。
左边还好,右边的大腿内侧竟然被磨破了一块,此刻伤口处凝固,和裤子粘连在了一起,一拉就痛。
“哎呀呀……”
明静扯了几下,终究没法对自己下狠手。
“嚎什么呢?”
贾平安就在隔壁,不满的道:“赶紧睡了,明日接着查!”
明静咬牙切齿的道:“粘住了。”
隔壁没动静。
“贱人!”
明静此刻一条裤腿已经脱下来,另一条裤腿才褪到了大腿那里,轻轻往下一拉……
“哎哟哟!”
好痛啊!
关键是很冷啊!
一条腿白花花的露在外面,另一条露了些,被冷的鸡皮疙瘩一条腿。
怎么办?
明静又拉了一下,“哎哟!”
“吵死了!”
隔壁的贾平安发怒了。
“贱人!”
明静怒了,“我的腿痛!”
同情心呢?
半点也无!
明静咬牙切齿的看着大腿,突然甩开手,“那就不管了,就这样!”
可才将把裤子拉上来,明静就重重的倒下去。
“晚些要拉怎么办?难道拉裤子上?”
她欲哭无泪。
“老子怕了你了!”
隔壁传来了贾平安的骂声,接着就是窸窸窣窣穿衣裳的声音,穿鞋子时还用力踩踏了几下,可见被吵醒的火气很大。
门吱呀打开了。
叩叩!
“开门!”
贾平安真的很恼火。
这一路赶的急切,关键是临出发的那一夜他几乎没睡,来回两边跑,给两个婆娘保证一定会及时赶回来。
瞌睡来啊!
里面的明静楞了一下。
开不开?
开了他变身禽兽怎么办?
可不开要拉裤子怎么办?
明静犹豫再三。
“再不开老子走了。”
明静骂道:“贱人就是矫情!”
她把门开了,贾平安目光扫过她的裤子,“出血了没有?”
“还没。”
“那还好。”
贾平安心中一松,“那多半是摩擦多了,破了皮。”
你说的轻松!
明静恼火的道:“拉不动,一动就疼。撕心裂肺的疼!”
“那是因为人体的皮肤有几层组织,当表皮受损时很疼,但这是好事,说明伤口不深……”
“你说的和真的一样。”明静很明显的不信,“若是伤口深呢?”
这个棒槌!
贾平安皱眉看看她裤子大腿那里皱皱巴巴的地方,“譬如说有人被刚烧开的滚水烫到了不觉着疼,知道为何吗?”
“为何?”明静不知怎地,竟然就信了。
“因为富含神经的最里层被滚水直接灭杀了,所以感受不到疼痛。”
“这是什么学问?”明静突然很有兴趣。
“新学!”
贾平安看看屋子里,“可有盆?”
“没有吧。”
“纯属生活不能自理!”
贾平安开门出去,晚些回来,竟然端着一盆热水。
“把你的裤子脱下来。”
“你要做什么?”
明静下意识的摆出防御姿态。
“我真要做什么……”贾平安上下打量着她,“你会拒绝吗?”
明静摇头,然后发现错了,就点头,“我定然会弄死你!”
“然后再自尽。”
贾平安没好气的道:“带了几条裤子来?”
“三条。”
“还算是准备充分。”
贾平安又出去了一趟,弄了一把剪刀来,“自家把伤口周围剪下来,剩下的别拉扯,用手巾沾着温水浸泡,懂不懂,浸泡?慢慢的就分开了,随后自己上药,之前知道要做什么吗?”
明静有些懵,“之前要脱裤子!”
贾平安捂额!
老子败给你了啊!
他咬牙切齿的道:“百骑的培训白瞎了?消毒呢?哪去了?”
“哦!”明静才想起这个,一脸无所谓,“我很干净的!”
“扯淡!”贾平安无语。
“不信你看!”
明静说着准备拉裤子。
贾平安不禁看了一眼。
“果然你想偷看!”
明静怒道:“我弄死你!”
贾平安败给她了,“赶紧处置了。”
等他走后,明静用他的法子剪掉裤子,光着一双腿,啰嗦着用热水捂了许久,龇牙咧嘴的终于解脱了,然后用酒精消毒……
“哎哟哟……”
隔壁的贾平安这次没被吵醒,睡的很香。
贾平安出来洗漱,隔壁开门,明静撇着腿走了出来。
“走路正经些啊!否则不知情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
贾平安去洗漱,回来一起吃了早饭,旋即开始问话。
一个上午下来,一无所获。
“死者是自尽,杨大树去查看过。”
祖传盗墓贼杨大树起身,“武阳侯,死者是从高处落下摔到了脑袋而死。”
这条线断了。
“关键是找到金子。”
明静今日是箕坐,“找不到金子,此事就会很麻烦。”
废话!
贾平安知晓要在李治和阿姐到来之前把这事儿弄清楚,否则这个年整个百骑都会过的不清净。
“整个昭陵都寻过了?”
贾平安问道。
徐谦点头,“黄部那几日出去的行踪都在咱们的掌握之中,大致方位都多次搜索过了。”
明静蹙眉,“他可曾私下去了何处?”
徐谦摇头,“这里是昭陵,人多,外面也有把守的人,他若是出去定然会被发现。”
包东说道:“会不会有同伙?”
气氛渐渐尴尬……
在场的都是看护昭陵的头目,包东这话有些当着和尚骂秃驴的意思。
看来百骑还得上一课,名字叫做说话的艺术。
包东干笑,发现自己犯错了。
贾平安说道:“任何群体都有害群之马,包东说话直,但却没有瞒着各位的意思。”
徐谦等人面色稍霁。
明静瞪了包东一眼:你看看武阳侯说话的本事!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而且还让对方舒坦了。
“黄部交好的那几人也问过话了。”
“武阳侯!”彭威威起身,上次审讯陈老宇的死士他失手了,一直耿耿于怀,想找机会来重新证明自己。
贾平安摇头,“如此,还请带我等去看看。”
这是昭陵,用刑拷打……等李治闻讯估摸着会炸。
昭陵修建的很是宏大,贾平安心中有事,但依旧流连忘返。
特别是看到昭陵六骏时,他不禁驻足许久。
昭陵六骏在后世被那些外国人盗窃,均被拦截,但架不住家里的败家子多,军阀卖了两块,最后流到了美国,变成了美国的馆藏。
而另外四块被美国人打碎准备盗走,结果被当地人拦截,后来修复。
“再精美的东西也架不住子孙祸害,所以大唐再多精美的东西,也比不了大唐铁骑!”
再多的艺术品,再繁华的时代都是一场空,没有强大的武力作为保障,这一切只会引来强盗的觊觎。
众人觉得这番话没错。
但贾平安看着西方作甚?
贾平安在想等自己的话语权足够强大时,要给那些人留下一条规矩:发展海洋贸易和水军,探索整个未知世界,然后……
欣赏了昭陵六骏,随后就进了玄武门,一路巡查。
一路到了半山腰,徐谦指着左边说道:“那里原先是栈道,从这里到陵寝的口子。”
边上就是些游廊屋宇。
一个宫人言辞凿凿的道:“先帝和文德皇后会经常来这边游玩。”
贾平安觉得脊背发寒。
这便是事死如生。
众人顺着一路查看,可并无收获。
徐谦喘息着,“这阵子这里几乎要掘地三尺了。”
这一路能看到搜索的痕迹,若是把金子藏在这些地方几无可能。
那会在哪里?
再往上能看到些石窟。
“这里面有些神像。”
神像有石雕的,有铜铸的。
“龙门那边的石窟更好。”
一个百骑随口提了一句。
众人纷纷赞同。
贾平安放缓了脚步,看着这边的地势。
徐谦发现金子被盗,随即内部搜查。黄部心虚,就把黄金藏在了某处,随即绝望跳崖自尽。
他能把金子藏在哪里?
挖个坑埋了,这里是山峰,土少,而且新坑会留下痕迹。
黄部的活动范围有限,不可能寻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埋东西。
可徐谦他们寻了许久都没发现,去哪了?
“黄部平日里和谁交往?”
贾平安私下问了徐谦。
“黄部负责补给,昭陵这里有军队,他经常过去喝酒。”
这便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家伙,给查探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首要是寻到金子,剩下的事儿贾平安也不准备管。
什么同伙关我屁事!
他只想回家去和两个婆娘一起过年。
“回去吧。”
再往前没路了。
山道本就崎岖,往回走更艰难一些。
前方是十余名军士,后方也是如此。
“可有发现?”
明静脸都红了,不是羞涩,而是一直撇着腿走路难受。
贾平安摇头。
“扶一下!”
明静真的不行了,扶着他的肩头,喘息道;“腿疼。”
“等结疤之后你若是走动,疤痕就会裂开,随后流血……”
明静那只手变成了爪子。
“流血后又会结疤,再裂开……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明静用力一掐。
操蛋!
“松手!”
“不松!”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明静怒了。
贾平安吃痛,身体不稳,就靠在了山体上。
边上就是石窟,神像沉默的看着地面。
贾平安顺这一尊尊的看下去。
等看到铜像时,他伸手触碰了一下。
好重!
他屈指叩击了一下。
声音有些闷。
手指甲好痛。
贾平安怒,轻轻推了一下。
推不动。
铜像不大……
就算是实心的也不至于吧?
“你做什么?”
傲剑狂魂
明静搭着他的肩膀问道。
这动作很暧昧,贾平安把手缩回来,“没事,就是看看。”
他看似不经意的扫过了后面所有人的神色。
然后回身,“你这腿保不住了。”
明静大怒,踹了他一脚。
晚些回到了地方,众人又冷又累,吃了饭后,都缩在屋子里。
贾平安站在外面,默默看着石窟方向。
明静换了一条裤子,拿着脏衣裳出来洗,“你在看什么?”
“我在想,那金子会不会在石窟里。”
“石窟里除去石像铜像空荡荡,哪里有金子?”
明静觉得贾平安是病急乱投医。
贾平安摩挲着下巴,“若是有呢?我想晚上去看看。”
“你疯了!”
明静端着盆去洗衣裳,晚些回来晾晒,不时偏头看看贾平安那边。
她把盆放回去,敲门,“哎!你真想去?”
“进来。”
贾平安的声音有些瓮声瓮气的。
明静推开门,就见贾平安的右边鼻子里塞着布团。
“流鼻血了?”
活该!
贾平安没搭理她,而是冥思苦想。
“那个铜像太重了些!”
“铜像本来就重!”
“可大唐缺铜!”
中原一直缺铜,缺得货币都要用布匹。
后来更是创造性的弄出了纸钞。
“你难道见过铜像?”
明静觉得他是在臆想。
贾师傅原先在华州和表兄种地,那地方哪来的铜像?
大唐缺铜,地方用铜来铸造东西,回头长安户部能飞剑过去,一刀把决策人剁了。
叫你浪费铜!
昭陵有铜像,但更多是石像,由此可见一斑。
“可那铜像很重。”
贾平安皱眉,“太重了。”
“你见过铜像?”明静再度问道。
“见过。”
后世他还弄过铜制品,用铜棒来拆卸大轴……
一群土包子!
“等晚上我想去看看。”
“晚上……”明静哆嗦了一下,“他们说先帝和文德皇后晚上会出来逛。”
贾平安摇头,“我不信。”
他决定晚上就去看看。
明静浑身的鸡皮疙瘩,“就算是先帝和文德皇后不出来,可若是有鬼怪山魈怎么办?”
“我是童子,能辟邪!”
明静一拳,贾平安不动,这一拳就停留在他的额头。
“你为何不躲?”
“我以为你有分寸!”
呯!
贾平安倒下!
……
天黑了,整个昭陵除去那些宫殿里有灯笼之外,其它地方都黑麻麻的。
两个黑影摸索着出了房间。
“我就不该去!”
“你不去,若是被人发现,那些人说我偷东西,或是亵渎了昭陵怎么办?谁来证明?”
“我不去不行吗?”
“你以为我乐意带你去?你就是个累赘,不小心就会被人发现,到时候带累我!”
二人悄然出去。
一路爬山。
寒风凌冽,明静浑身打哆嗦。
“小心些!”
因为山势的缘故,有些台阶颇为陡峭。
明静的身手应当没问题,可她的大腿有伤。
“过来!”
贾平安拉了她一把,嘟囔道:“我就该带邵鹏来了,省事。”
明静想抽他一下,但却担心惊动了那些人,“你为何不叫上徐谦?”
“此事未查明之前,他们都有嫌疑。”
贾平安拉着她,觉得自己真是自作孽。
“可……可徐谦不能吧?”
明静觉得贾平安有些草木皆兵了。
“财帛动人心!”
后世为了钱财什么事儿干不出来,电视里演的很有派,可现实中却是简单粗暴:偷、抢、夺、下毒。
“若是徐谦有嫌疑,他会不会让人盯着你?”明静回头看了一眼,“他发现咱们出门,就悄然跟着,到地方咔嚓动手……”
“你特娘的就不能说些好的?”
贾平安觉得后颈窝仿佛有人在吹气。
他心虚的回头看了一眼,没人。
“快一些。”
二人深一脚浅一脚的爬了上去。
“石窟在哪?”明静喘息声如雷,贾平安觉得加个风箱就能给炉子吹气了。
“不知道。”
明静:“你不知道?”
老娘要被你气死了!
“慢慢摸吧。”
大概位置贾平安记得,但今夜能见度不高,具体位置需要摸摸。
“从这里开始摸。”
贾平安摸了一会儿,冷的手发麻,“换你来摸。”
明静哆嗦着,“会不会有蛇?”
贾平安气得炸裂,“你觉着这天气蛇能出来吗?”
“为何不能?”
“蛇会冬眠。”
“什么是冬眠?”
明静渐渐不紧张了。
“冬眠就是冬季气温低,缺乏食物,有的动物就进化出了冬眠这个绝招,在秋季进补,冬季就冬眠,靠着肥肉来支撑到来年春天……”
这人真博学!
明静当然不肯公开夸赞贾平安这个贱人。
她摸摸索索的,伸手进了一个空处,然后……
“贾平安……”
这声音竟然带着哭腔。
贾平安上前,“怎么了?”
明静哽咽,“我摸到了一只手,冷冰冰的,救我……”
……
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