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510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1149、被遺忘的第三者鑒賞-6w6ry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顾晨看得出来,何粥对刘英的憎恨可不止一点点。
可以说,何粥将自己被赶出家门,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怪罪在刘英身上,认为是刘英导致自己现在生活窘迫。
见何粥一顿数落之后,又不再说话,顾晨问她:“那为什么你对自己养母的死,不做尸检就要焚尸?”
何粥笑笑:“我养母身体本来就不好,听说每天都郁郁寡欢的,还经常请家庭医生。”
“所以她突然病逝,我觉得并不奇怪,我只想快点安葬好养母,你也知道,我不擅长这些后事,但我感觉刘英对我特别有意见。”
“你是指哪方面?”顾晨说。
“哪方面都看我不顺眼,她觉得自己照顾了我养母三年,而我一个跟她关系并不好的年轻女孩,突然一下子继承这么多财产,她心里不服气。”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你认为是这种原因?”卢薇薇盯着何粥,感觉何粥怨气颇深。
何粥则是默默点头:“主要是嫉妒心在作怪,因为她之前看到魔都一位孤寡老大爷,将几百万的房产赠送给了一家照顾他的外乡人。”
“所以她认为,自己精心照料我养母三年,而我作为一个不孝女,根本就和养母合不来。”
“所以我养母又膝下无子,所以她认为我养母并不希望将自己的财产留给我,或许会考虑给她一部分。”
“也就是这个原因,我养母突然病逝,她又没有立遗嘱,所以按理来说,家庭遗产都由我继承,但刘英不服气,所以才整出这么多幺蛾子。”
“是不是幺蛾子,我们需要调查之后才清楚。”王警官见何粥年纪不大,但口气不小。
感觉这孩子从小缺少必要的关爱,以至于性格变得如此叛逆。
仅仅是高中毕业,身上就已经留下多处纹身。
当然,按照何粥的理解,这叫潮流文化。
顾晨将刚才这些记录在案,又问何粥:“所以你认为,保姆刘英报警,是因为不服气你继承所有财产?”
“可不是吗?”何粥从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包香烟,直接叼上一根放在嘴里:
“你们想想看,我从上次之后,就一直被养母赶出家门,从此之后没有踏入过家里半步。”
“而家里一直是谁在照顾呢?当然是刘英了,整个别墅只有刘英每天跟我养母住在一起。”
“要说我养母是怎么死的,我还要问问她,她倒好,反而刁难起我来?她算个什么东西。”
“请注意你的言行。”感觉何粥满嘴脏活,顾晨也是提醒一句。
何粥有些不耐烦道:“警察同志,我好不容易让朋友帮我把养母的尸体运到火葬场处理,已经很辛苦了,你们就别折腾了,不然我养母的尸体放在哪?”
“可是刘英报警称,你有毒害你养母的前科,所以怀疑你养母死得蹊跷,需要带回去做尸检。”
王警官也是跟何粥讲明要害。
要知道,四个月前,何粥就差点毒死张姐。
不管刘英与何粥如何辩解,排骨汤里的老鼠药是客观存在。
何粥见拧不过这几名警察,无奈之下,只能点头同意道:“那行吧,尸体你们可以带回去做检查。”
“早说不就完事了。”王警官盯着不太高兴的何粥,也是没好气道:“你早点让我们做尸检,我们也好早点了结案子,省得大家都不信任。”
说道这里,王警官直接掏出手机,拨打联系市局技术科何俊超电话。
由市局技术科,派遣车辆过来运尸。
而另一边,何粥也是根据顾晨的意思,将自己的基本信息告知给顾晨,也是一脸委屈道:
“警察同志,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怎么过来的?”顾晨做着笔录收尾工作,没有看她。
“我就是个野zhong,爹不亲妈不爱的,我连亲生老妈在哪都不知道,我有错吗?”
“你没错,错的是你的家人。”顾晨说。
“那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何粥撩了撩自己的长发,也是没好气道:“他们搞清楚了我的真实身份后,就对我格外冷淡,那早知如此,还不如让我留在福利院长大呢。”
“既然把我领回家,就得好好照顾我不是吗?可我这些年又得到了什么?除了养母的冷漠和唾弃,亲身经父亲也因为这件事情,对我保持距离。”
“从小我就看着其他同学的家里,和睦相处,每周都能陪着父母一起去公园,而我呢?我感觉就像个多余的孩子。”
“所以这就是你高中毕业之后,就在社会上瞎混的理由?”顾晨抬头看着何粥,也是不由分说道:
“在刘英的口中,我知道,你以前并不是这样,你成绩甚至还挺好。”
“可后来你在自暴自弃,还跟这些社会小青年混在一起,成天不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就知道挥霍日子。”
“看了眼何粥脖颈上和手背上的纹身,以及夸张的染发和耳钉,顾晨不由摇了摇头:“何粥,我是在你家看过你曾经的照片,你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算了吧,你也别教训我了。”何粥看向窗外,淡淡的吸上一口香烟,也是哭笑不得道:
“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亲人都走了,剩下那些亲戚,因为平时得到养母的好处很多,关系很好,所以一直以来,也都比较排斥我这个老爸的私生女。”
“现在老爸去世,养母也走了,他们就开始各种蠢蠢欲动,就连刘英这个干保姆的,也开始对我何家的猜测想入非非,甚至还报警。”
说道这里,何粥吸了吸鼻子,一脸委屈:“我不就是生在富贵人家,但却是个私生女吗?我也是人啊?为什么他们都要这样对我?”
“看我年轻?感觉好受他们摆布?要不是我身边还有一帮哥们,平时挺仗义的帮我处理各种事情,说实在,我都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朋友可言?”
吸上一口烟,何粥夹着烟头指向门外:“那些哥们,虽然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他们对我,比我那些家人亲戚要好的多,我今天混到这种地步,很大一部分是家里人逼的。”
“而我那些哥们,他们那个不是被家里人逼成这样?你以为我们愿意成为你们口中的不良少年吗?”
“因为我们就是要团结,要让那些经常欺负我们的人,不敢再来找我们麻烦。”
“何粥。”顾晨将笔录本收回,也是郑重其事道:“听我一句劝,既然要继承家产,那就好好做人,不要再得过且过,浪费光阴。”
“你现在手里有钱,但那也是你父亲留下来的唯一财富,挥霍之后就没了,你好好想想吧,干点正事。”
“好,我听你的。”何粥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顾晨,给她一种特别的亲近感。
尤其是在教育口吻上,跟父亲简直一模一样。
说实在,何粥这种被家里人赶出去的孩子,并不是不喜欢被家长管束。
相反,她特别愿意有人管她,哪怕教育几句都好,她缺少的往往就是家人的关心。
而刚才顾晨的那几句好言相劝,倒是让何粥感觉心里暖暖的。
在外漂泊这么久,已经很少人用教育的口吻跟自己说话了。
跟自己那帮社会青年在一起时,何粥也感觉太过放纵自己。
比较,自己当初也是一个乖乖女,复杂的环境让自己做不回自己。
也就在大家相互沟通之际,高川枫就带着人推门而入,也是没好气道:“这么晚把我叫到这里来,也就只有你顾晨了。”
“也只有我们叫你,你才会过来。”顾晨站起身,也是实话实说。
随后几人简单的沟通后,高川枫将尸体带走。
一个霸者的江湖 道无厓
而顾晨记录了何粥的联系方式和住址后,也让何粥先行离开。
从何粥的眼神里,顾晨看不出任何紧张。
后宫之丑女皇后 聪明的小疯子朔
专属美妻 苏良辰
除了自己提及何粥在排骨汤里放毒,但是何粥有自己的解释。
时间又已经过去4个多月,且刘英跟何粥都各执一词,要追查下去,困难重重。
从火葬场离开后,顾晨跟着高川枫一道,返回市局技术科,在检测室里等消息。
时间很快来到晚上10点30分。
当高川枫打着哈欠从检测室出来,顾晨就在他眼神中看出了问题,于是赶紧问他:“尸体检测结果如何?”
“正如你所料,这个女子的确死于非命。”高川枫说。
“死于非命?”闻言高川枫说辞,一旁的卢薇薇赶紧站起身:“也就是说,她是非正常死亡?”
“对。”高川枫默默点头,也是见简单记录的报告单递给卢薇薇:“我经过解剖发现,这名女子的死,是由于无色无味的微量毒素长期侵入体内,最终积蓄在体内的毒素剂量达到了致死的程度,因此才造成了这名女子的死亡。”
“也就是说,这个张姐,其实一直都在被微量毒素长期侵入体内?”顾晨摇了摇头,有些不明觉厉。
王警官也道:“那个张姐这几个月来,不是一直都小心谨慎吗?”
“如果是这样,那她是怎么中毒的?就连她买菜做饭都是自己来。”
“是呀。”卢薇薇也想不明白,直接说道:“而且窗户什么的都安装有防盗窗。”
鲜妻可口:总裁轻点爱
“而且这个张姐做饭的地方在二楼,按理来说,没人可以干扰到她,可她又是怎么中毒的呢?”
“莫非是刘英干的?”袁莎莎眸子一瞪,也是不由分说道:“你们想想看,这三年,一直都是刘英跟她生活在一起。”
“而且何粥在四个月前,就已经被张姐扫地出门,她是肯定没有办法回来投毒的。”
“那这么说来,这个保姆刘英是贼喊抓贼?”王警官思考片刻,却是摇摇脑袋:“也不对啊,如果是她,那她为什么要报警?还让我们进行尸检。”
“如果是她,那她岂不是知道,我们警方肯定会检测出张姐体内的毒素吗?”
“或许是因为张姐没有立下遗嘱,分一些财物给刘英吧?”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道:
“你们想想看,何粥说的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刘英照顾张姐3年,按理来说,跟张姐的关系应该挺好。”
“而何粥跟张姐之间的关系,又非常尴尬,可以说,两人是水火不容,又闹出何粥在排骨汤里下毒的闹剧,那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更加无法收场了。”
“可你们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张姐,手里还有丈夫留给她的8成遗产,张姐又膝下无子,去世之后,财产由谁来继承,这就是个问题了。”
顿了顿,卢薇薇又道:“而这个刘英就不一样了,她是站在张姐这边的,处处维护张姐,又对她照顾有加。”
“从情感上来说,张姐对她应该是非常感恩的,既然死后的财产不想留给丈夫跟其他女人生的何粥,那么对于刘英来说,就有可能获得来自张姐的馈赠。”
“不说全部拿到那8成的遗产,最起码分一些财可能性很大。”
顾晨闻言卢薇薇说辞,也是默默点头,思量着说道:“卢师姐的思路是对的,按照正常逻辑来说,这个张姐的长期受到微量毒素侵入体内。”
“那从客观上来说,不太可能是自己给自己下毒,毕竟张姐怕死,才会处处小心谨慎。”
“如果她真要自杀,也就不用玩这么多虚的,所以下毒的人,必然在她身边,且经常能跟她接触的人。”
“所以这个刘英,从哪方面说,都逃不掉嫌疑。”
“就是啊。”袁莎莎沉思了几秒,接是接话说道:“刘英或许是想慢慢毒死张姐,让张姐感觉自己快要结束生命时,考虑给她一部分馈赠。”
“可后来,中毒的张姐,并没有按照刘英的计划,变成她想象的样子,而是还没有立下遗嘱,就突然暴毙。”
“所以这个时候的刘英慌了,她感觉自己玩脱了,而这个时候,作为养女的何粥,实际上拥有家庭财产的继承权。”
“看着一个叛逆的年轻女孩,突然之间要继承如此多庞大财产,刘英心中不服,这才报警,将当初何粥在排骨汤里下毒的事情重新搬出来,目的就是阻止何粥全部继承家庭遗产。”
“小袁说的也很有道理啊。”听着袁莎莎的分析,王警官也是若有所思:“按照这种分析,现在实际上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刘英下毒,害死女主人张姐,却突然没办法拿到张姐的财产,所以心生怨恨,想组织何粥继承遗产。”
“而另一种,可能性有,但很小,那就是曾经给养母张姐下毒的何粥,可是她已经被扫地出门4个多月,要说这毒是她下的,最起码逻辑上说不过去。”
顾晨听着几人的讲述,没有说话,而是自顾自的在检测室外来回走动,不时隔着透明胶玻璃,看着检测台上的尸体愣愣发呆。
卢薇薇有些焦急,忙问顾晨道:“顾师弟,你觉得呢?你觉得这两种可能,那种更靠谱?”
“两种都有可能。”顾晨停顿了几秒,突然又道:“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其他问题?”
“什么问题?”众人异口同声。
“那个医生。”顾晨说。
众人一呆,相互看看彼此。
卢薇薇这才一巴掌拍在额头上,恍然大悟道:“你看我?光把目标集中在刘英跟何粥身上,倒是把那个医生给忘记了?就是那个家庭医生吧?专门给张姐做保健检查的。”
“没错。”顾晨微微点头,也是实话实说道:“这个医生,在我看来很可疑。”
“你是指哪方面?”袁莎莎问。
褻瀆
“就是检查身体啊。”顾晨双手负背,也是不由分说道:“我在跟卢师姐,一起到张姐的房间检查病例的时候,发现病例表上写了许多记录,但唯独没有发现张姐有中毒的迹象。”
闻言顾晨说辞,众人面面相觑,似乎发现了猫腻。
卢薇薇啊道:“对呀,既然这个家庭医生,经常过来,或者说每周都会过来帮张姐检查身体,那他怎么就没检查出,张姐其实已经被微量毒素侵入了身体呢?”
“作为一个家庭医生,医术肯定没的说,毕竟家庭医生收费都挺高的,没点本事,张姐也不会请他。”
“所以……那个家庭保健医生,其实是除了刘英之外,唯一可以经常接触张姐的人?”
“没错。”顾晨打上一记响指,也是不由分说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之前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刘英跟何粥身上,本能的将这个医生给忽略掉。”
“而刚才我也仔细想过,何粥被逐出家门4个多月,要下毒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刘英作为张姐家里唯一的保姆,她作案的嫌疑也很大,至少大过何粥。”
“但是刘英跟何粥的情况,我们现在也已经基本掌握,而唯一没有掌握的情况,就是这个家庭医生。”
顾晨抬头看向大家,这才又道:“作为一名医生,善于用药,那是他的基本技能,既然可以救死扶伤,那在张姐的医疗保健上动动手脚也不是不可能。”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