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全才奶爸 文九曄-第700章 因善良被欺讀書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全才奶爸
“你受什么苦了?”
姜易甩了甩手,刚才坐过山车的时候,他被文安安死死的抓着手。
这丫头对于过山车的那点儿恐惧,全部转化为少女怪力施加在他的手上了。
天可怜见,这是姜易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妻子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你的手太结实了,都把我的手给硌得生疼!”
文安安这样一说,姜易只能表示自己哑口无言,然后告诉文安安:
“接下来的蹦极,是单人操作,就不会有什么硌她手的机会了,希望她好好珍惜。”
文安安当然听出了姜易话里的阴阳怪气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后,就表示,自己根本没在怕的。
虽然这丫头十分刚强,但是,姜易依旧没有按照她的要求马上出发,而是让大家都休息了一下,还坐下来喝了一些茶水之后,才继续往那个新建成的蹦极台而去。
文安安当然知道这是姜易心疼她,害怕她受到连番惊吓有什么危险。
当然,姜易也没有制止她继续去往下走,这里面也有相当重要的考量,那就是不希望文安安给孩子们做反面教育。
毕竟昨天都信誓旦旦要进行的尝试,如果事到临头就开始退缩,势必会让小家伙们受到一些不好的引导。
为了缓解文安安上场之前的紧张情绪,姜易还是像之前一样任由她牵着。
这样的情景,倒是让小家伙们非常的吃醋,尤其是小蕊蕊,要知道,以前,爸爸经常牵着的,可是只有她这个小可爱的。
所以,这小家伙就蹬蹬的跑过来,但她并不求牵手,而是求抱抱。
当姜易用另一只胳膊把她抱起来的时候,这小家伙立刻就开始向她的妈妈炫耀了起来:
“妈妈,爸爸抱着我,我就不会感到害怕了耶!”
“你受什么苦了?”
姜易甩了甩手,刚才坐过山车的时候,他被文安安死死的抓着手。
这丫头对于过山车的那点儿恐惧,全部转化为少女怪力施加在他的手上了。
天可怜见,这是姜易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妻子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你的手太结实了,都把我的手给硌得生疼!”
文安安这样一说,姜易只能表示自己哑口无言,然后告诉文安安:
“接下来的蹦极,是单人操作,就不会有什么硌她手的机会了,希望她好好珍惜。”
文安安当然听出了姜易话里的阴阳怪气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后,就表示,自己根本没在怕的。
虽然这丫头十分刚强,但是,姜易依旧没有按照她的要求马上出发,而是让大家都休息了一下,还坐下来喝了一些茶水之后,才继续往那个新建成的蹦极台而去。
文安安当然知道这是姜易心疼她,害怕她受到连番惊吓有什么危险。
当然,姜易也没有制止她继续去往下走,这里面也有相当重要的考量,那就是不希望文安安给孩子们做反面教育。
毕竟昨天都信誓旦旦要进行的尝试,如果事到临头就开始退缩,势必会让小家伙们受到一些不好的引导。
为了缓解文安安上场之前的紧张情绪,姜易还是像之前一样任由她牵着。
这样的情景,倒是让小家伙们非常的吃醋,尤其是小蕊蕊,要知道,以前,爸爸经常牵着的,可是只有她这个小可爱的。
所以,这小家伙就蹬蹬的跑过来,但她并不求牵手,而是求抱抱。
当姜易用另一只胳膊把她抱起来的时候,这小家伙立刻就开始向她的妈妈炫耀了起来:
“妈妈,爸爸抱着我,我就不会感到害怕了耶!”
“你受什么苦了?”
姜易甩了甩手,刚才坐过山车的时候,他被文安安死死的抓着手。
这丫头对于过山车的那点儿恐惧,全部转化为少女怪力施加在他的手上了。
天可怜见,这是姜易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妻子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你的手太结实了,都把我的手给硌得生疼!”
文安安这样一说,姜易只能表示自己哑口无言,然后告诉文安安:
“接下来的蹦极,是单人操作,就不会有什么硌她手的机会了,希望她好好珍惜。”
文安安当然听出了姜易话里的阴阳怪气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后,就表示,自己根本没在怕的。
虽然这丫头十分刚强,但是,姜易依旧没有按照她的要求马上出发,而是让大家都休息了一下,还坐下来喝了一些茶水之后,才继续往那个新建成的蹦极台而去。
文安安当然知道这是姜易心疼她,害怕她受到连番惊吓有什么危险。
当然,姜易也没有制止她继续去往下走,这里面也有相当重要的考量,那就是不希望文安安给孩子们做反面教育。
毕竟昨天都信誓旦旦要进行的尝试,如果事到临头就开始退缩,势必会让小家伙们受到一些不好的引导。
为了缓解文安安上场之前的紧张情绪,姜易还是像之前一样任由她牵着。
这样的情景,倒是让小家伙们非常的吃醋,尤其是小蕊蕊,要知道,以前,爸爸经常牵着的,可是只有她这个小可爱的。
所以,这小家伙就蹬蹬的跑过来,但她并不求牵手,而是求抱抱。
当姜易用另一只胳膊把她抱起来的时候,这小家伙立刻就开始向她的妈妈炫耀了起来:
“妈妈,爸爸抱着我,我就不会感到害怕了耶!”
“你受什么苦了?”
姜易甩了甩手,刚才坐过山车的时候,他被文安安死死的抓着手。
这丫头对于过山车的那点儿恐惧,全部转化为少女怪力施加在他的手上了。
天可怜见,这是姜易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妻子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你的手太结实了,都把我的手给硌得生疼!”
文安安这样一说,姜易只能表示自己哑口无言,然后告诉文安安:
“接下来的蹦极,是单人操作,就不会有什么硌她手的机会了,希望她好好珍惜。”
文安安当然听出了姜易话里的阴阳怪气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后,就表示,自己根本没在怕的。
虽然这丫头十分刚强,但是,姜易依旧没有按照她的要求马上出发,而是让大家都休息了一下,还坐下来喝了一些茶水之后,才继续往那个新建成的蹦极台而去。
文安安当然知道这是姜易心疼她,害怕她受到连番惊吓有什么危险。
当然,姜易也没有制止她继续去往下走,这里面也有相当重要的考量,那就是不希望文安安给孩子们做反面教育。
毕竟昨天都信誓旦旦要进行的尝试,如果事到临头就开始退缩,势必会让小家伙们受到一些不好的引导。
为了缓解文安安上场之前的紧张情绪,姜易还是像之前一样任由她牵着。
这样的情景,倒是让小家伙们非常的吃醋,尤其是小蕊蕊,要知道,以前,爸爸经常牵着的,可是只有她这个小可爱的。
所以,这小家伙就蹬蹬的跑过来,但她并不求牵手,而是求抱抱。
当姜易用另一只胳膊把她抱起来的时候,这小家伙立刻就开始向她的妈妈炫耀了起来:
“妈妈,爸爸抱着我,我就不会感到害怕了耶!”
“你受什么苦了?”
姜易甩了甩手,刚才坐过山车的时候,他被文安安死死的抓着手。
这丫头对于过山车的那点儿恐惧,全部转化为少女怪力施加在他的手上了。
天可怜见,这是姜易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妻子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你的手太结实了,都把我的手给硌得生疼!”
文安安这样一说,姜易只能表示自己哑口无言,然后告诉文安安:
“接下来的蹦极,是单人操作,就不会有什么硌她手的机会了,希望她好好珍惜。”
文安安当然听出了姜易话里的阴阳怪气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后,就表示,自己根本没在怕的。
虽然这丫头十分刚强,但是,姜易依旧没有按照她的要求马上出发,而是让大家都休息了一下,还坐下来喝了一些茶水之后,才继续往那个新建成的蹦极台而去。
文安安当然知道这是姜易心疼她,害怕她受到连番惊吓有什么危险。
当然,姜易也没有制止她继续去往下走,这里面也有相当重要的考量,那就是不希望文安安给孩子们做反面教育。
毕竟昨天都信誓旦旦要进行的尝试,如果事到临头就开始退缩,势必会让小家伙们受到一些不好的引导。
为了缓解文安安上场之前的紧张情绪,姜易还是像之前一样任由她牵着。
这样的情景,倒是让小家伙们非常的吃醋,尤其是小蕊蕊,要知道,以前,爸爸经常牵着的,可是只有她这个小可爱的。
所以,这小家伙就蹬蹬的跑过来,但她并不求牵手,而是求抱抱。
当姜易用另一只胳膊把她抱起来的时候,这小家伙立刻就开始向她的妈妈炫耀了起来:
“妈妈,爸爸抱着我,我就不会感到害怕了耶!”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你受什么苦了?”
姜易甩了甩手,刚才坐过山车的时候,他被文安安死死的抓着手。
这丫头对于过山车的那点儿恐惧,全部转化为少女怪力施加在他的手上了。
天可怜见,这是姜易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妻子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你的手太结实了,都把我的手给硌得生疼!”
文安安这样一说,姜易只能表示自己哑口无言,然后告诉文安安:
“接下来的蹦极,是单人操作,就不会有什么硌她手的机会了,希望她好好珍惜。”
文安安当然听出了姜易话里的阴阳怪气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后,就表示,自己根本没在怕的。
虽然这丫头十分刚强,但是,姜易依旧没有按照她的要求马上出发,而是让大家都休息了一下,还坐下来喝了一些茶水之后,才继续往那个新建成的蹦极台而去。
文安安当然知道这是姜易心疼她,害怕她受到连番惊吓有什么危险。
当然,姜易也没有制止她继续去往下走,这里面也有相当重要的考量,那就是不希望文安安给孩子们做反面教育。
毕竟昨天都信誓旦旦要进行的尝试,如果事到临头就开始退缩,势必会让小家伙们受到一些不好的引导。
为了缓解文安安上场之前的紧张情绪,姜易还是像之前一样任由她牵着。
这样的情景,倒是让小家伙们非常的吃醋,尤其是小蕊蕊,要知道,以前,爸爸经常牵着的,可是只有她这个小可爱的。
所以,这小家伙就蹬蹬的跑过来,但她并不求牵手,而是求抱抱。
当姜易用另一只胳膊把她抱起来的时候,这小家伙立刻就开始向她的妈妈炫耀了起来:
“妈妈,爸爸抱着我,我就不会感到害怕了耶!”
“你受什么苦了?”
姜易甩了甩手,刚才坐过山车的时候,他被文安安死死的抓着手。
这丫头对于过山车的那点儿恐惧,全部转化为少女怪力施加在他的手上了。
天可怜见,这是姜易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妻子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你的手太结实了,都把我的手给硌得生疼!”
文安安这样一说,姜易只能表示自己哑口无言,然后告诉文安安:
“接下来的蹦极,是单人操作,就不会有什么硌她手的机会了,希望她好好珍惜。”
文安安当然听出了姜易话里的阴阳怪气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后,就表示,自己根本没在怕的。
虽然这丫头十分刚强,但是,姜易依旧没有按照她的要求马上出发,而是让大家都休息了一下,还坐下来喝了一些茶水之后,才继续往那个新建成的蹦极台而去。
文安安当然知道这是姜易心疼她,害怕她受到连番惊吓有什么危险。
当然,姜易也没有制止她继续去往下走,这里面也有相当重要的考量,那就是不希望文安安给孩子们做反面教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