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823章 這突然的混亂是怎麼回事?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把非赤的头按回衣领,把装钥匙圈的盒子合上。
非赤喜欢就留下,不过在此之前,这钥匙圈还要再进警视厅转一圈。
玄田隆德见池非迟面不改色地把蛇头按回衣领,有点怀疑那会不会是玩具蛇,很快,视线又停留在池非迟手里的小盒子上,“池先生……”
“赤马。”
池非迟说了两个字,是‘赤马’,而不是‘赤兔马’。
玄田隆德又用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像是丧失了浑身的力气,低下头,肩膀也跨了下去,“是,它应该就是火灾现场的赤马,您不用留着它……”
“主……”非赤‘嗖’一下把头伸出衣领,然后又被池非迟手疾眼快地按了回去。
“它会给您带来灾难的,不,不,”玄田隆德伸出双手抱住头,盯着脚前的地面,闭紧眼睛道,“那个连续纵火犯,或许是我……我本来是打算把招财猫钥匙圈送给别人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盒子里的钥匙圈都会变成以前用的赤马,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有梦游症,那大概就是我做的……”
非赤再次探头,快速道,“主人,你别按我!我只是想看看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池非迟缩回手。
玄田隆德这状态确实不好,看起来就像神经错乱。
“我会去向警方自首的,不过在那之前,我想……”玄田隆德放下抱头的手,抬头看池非迟的时候,又看到从池非迟衣领下探头的蛇,僵住,“想……想……”
这条蛇会吐蛇信子、眼睛也很灵动,居然是真的?!
池非迟转头,看向火灾现场前的空地,“警察已经来了。”
大火已经被扑灭,消防人员还在检查、扑灭暗火,消防车后不远处,已经停了一辆刚到不久的警车。
“啊,是……”玄田隆德抬头看着,见池非迟往那边走,也顾不上害怕蛇,连忙追上去,“我想回收这个钥匙圈,您不能再留着它了,不然的话……”
“这个要让警方带回去调查,”池非迟打断,拿出手机,发了封邮件,发完没看回复,清空了发件箱,把手机装进口袋,“跟以前火灾现场的赤马对比。”
这人说话真是太磨叽了,这样的人开古董店……
那家店肯定不诓人,有空可以去看看。
“也、也对,”玄田隆德松了口气,“让警方带走也好。”
“这个钥匙圈我不打算让你收回,”池非迟道,“送我就是我的,警方调查结束之后也归我。”
“为什么?”玄田隆德没法理解。
“我喜欢。”池非迟一脸平静道。
“好、好吧,”玄田隆德一汗,“不过,钥匙圈我还是不能留给你……”
非赤幽幽道,“主人,让我跟他谈谈吧,我跟快斗谈判从来没失口过。”
池非迟伸手,把非赤按回衣领下,“如果你是纵火犯,你都被抓回了警视厅,我留下赤马也不会有事吧?”
玄田隆德懵懵的点头,好像是这个道理,“那好吧,您留着……”
“喂,我说,”一个叼着烟、留了平头的壮硕男人站在警车前,跟毛利小五郎说话,“毛利,遇到以前的上司,不该用‘火灾老爹’这种称呼吧!”
“以前的上司?”服部平次好奇转头打量男人。
“他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火灾犯罪搜查一组的弓长警部。”毛利小五郎介绍道。
池非迟走近,见一群人聊得起劲,带玄田隆德等在一旁,没有上前打断,也没有刻意去观察弓长。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作为毛利小五郎曾经的上司,目暮十三的往事、老婆、恋爱故事都爆出来了,而弓长同样作为毛利小五郎曾经的上司,在原剧情里连名字都没完整出现。
要说弓长只出现那么一次也就算了,路人甲大概是不配拥有全名的,但弓长不止一次出场。
好看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823章 這突然的混亂是怎麼回事?讀書
也就是说,这个‘火灾老爹’的故事恐怕还在后面……
“大叔,你不是杀人犯重案组的吗?”服部平次问道。
“我以前也在纵火搜查组待过。”毛利小五郎解释道。
“当年你可害我吃了不少苦头啊,毛利,一发生火灾,你就断定是人为纵火,冲进现场,把现场的遗留物品踩得乱七八糟,”弓长警部伸手搭上毛利小五郎的肩膀,盯毛利小五郎,突然失笑,“我因此被消防署告诫了好几次,对吧!”
毛利小五郎干笑了一声,低声嘀咕,“你不也一样……”
“不过,这次的火灾一定是人为纵火,”弓长警部叼着烟,说回正事,“这次火灾现场也发现了曾出现几次的赤马,经鉴定,跟前三次火灾现场发现的赤马玩具完全一样……”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到几人眼前,微弯的食指间勾着一个钥匙圈,连接圈环的链子挂了一个还在微微晃动的红色人骑马雕像。
某语调平静的声音:“是不是这个?”
毛利小五郎转头看到了他身旁的池非迟,汗了汗。
他这徒弟突然冒出来幽幽来一句,真吓人。
“这是……”服部平次下意识地看向弓长警部。
弓长警部张着嘴,叼着的烟掉落,好在及时后退了一步,才没让烟烙到衣服上,又抬头看了看池非迟手里的钥匙圈,转而盯池非迟,“虽然火灾现场的赤马上面没有人雕像,但确实很像,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池非迟转头看弱弱跟在自己身旁、不怎么有存在感的玄田隆德,“他给我的。”
弓长警部惊讶打量玄田隆德,“玄田?”
“抱歉,弓长警官,”玄田隆德低头,看到地上之前弓长掉落的、还在燃烧的烟头,没忍住伸脚,帮弓长把烟头踩熄,“我……我可能是那个纵火犯……”
“可能?”弓长警部无语。
“弓长警官,你和玄田大叔认识吗?”服部平次问道。
“你们也认识他?”弓长警部说着,用怀疑目光打量池非迟,“那么,你又是什么人?”
池非迟:“……”
现在才想起问他啊。
柯南:“……”
这突然的混乱感是怎么回事?
服部平次:“……”
乱了乱了。
毛利小五郎:“……”
捋一捋,这个需要沟通完、好好捋一捋。
弓长警部:“……”
他先确认这个带着玄田过来的年轻人是谁,这总没错吧?毛利他们怎么突然沉默了?
玄田隆德:“……”
嗯?这是怎么了?警官和其他人都不说话,他是不是应该跟着沉默?
“咳,那个……我来介绍一下,”毛利小五郎回神,决定先一个个问题说清,“他是我的弟子池非迟,这是大阪的高中生侦探服部平次,这个呢,是暂时寄住在我家的小鬼柯南,非迟,这位是我以前在火灾搜查组的上司弓长警部。”
“原来是你的弟子啊,我差点忘了,你现在也是个名侦探了,”弓长感慨,不容易啊,毛利居然能这么快地把重点找清楚,是有点当老师的样子,“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来说吧,”服部平次正色道,“我接手了一起委托,委托人就是在这次火灾中身亡的诸角太太,她说最近的晚上在附近看到了鬼鬼祟祟的人影,我就叫上毛利大叔、非迟哥和柯南过来调查,我们在下午四点半抵达这里,遇到玄田先生在诸角家送古董店的名册和钥匙圈,诸角太太拒绝接受,非迟哥就问玄田先生要了过来,玄田先生也离开了诸角家。”
精品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823章 這突然的混亂是怎麼回事?相伴
“紧接着,那边陪着诸角先生的戴眼镜的男人到诸角家,诸角太太称呼他为老师,他似乎是个风水师,”毛利小五郎接过话,“而在诸角太太请那位风水师进门没多久,她的姐姐权藤系子小姐登门拜访,不过她们说了两句话,那个占卜师被诸角太太关门挡在了门外。”
“那位权藤系子小姐是个占卜师,”柯南童音卖萌,“她看到非迟哥,好像吓得不轻,立刻转身就跑了。”
“哦?”弓长看向池非迟,“你认识那位权藤系子小姐吗?”
“大概六天前,我在公寓门口遇到她,”池非迟解释道,“她送了我一个水晶球,并且跟我介绍过名字和职业。”
“在占卜师走后,我们就一直留在门口,坐在非迟哥开来的车上监视附近,”服部平次道,“因为诸角太太说那大概是她疑神疑鬼看错了,突然拒绝我们了解情况。”
“我们等了两个小时,发现那个风水师进去之后就没再出来,所以进了院子查看情况,”毛利小五郎看了看那边还在担架前的诸角家男主人,脸色古怪了一瞬,压低声音道,“结果我们就在起居室的窗户后,看到了令人难以启齿的……”
弓长见毛利小五郎欲言又止,有些疑惑,“难以启齿的?”
毛利小五郎凑近弓长,“看到诸角太太在和那个风水师偷情!”
弓长无语,一头黑线道,“毛利,你一天到晚带着小孩子在做什么啊?”
相比起来,溜进人家院子里偷看人家偷情这种行为好像更令人不耻……
等等!
弓长瞪大眼睛盯毛利小五郎,“起居室窗户前那些脚印是你们的?!”
“嘘……嘘……”毛利小五郎示意弓长小声点,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到这边,才干笑道,“我刚想跟你说这件事……”
弓长无语瞥毛利小五郎,“过一会儿,会有人来取你们的鞋样!”
“什么?”毛利小五郎一副‘有被侮辱到的样子’,盯着弓长,“你不会是怀疑我们吧?”
“是为了区分出纵火犯留下的脚印!”弓长吼完,觉得有点头疼,“之后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