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笔趣-第八百九十五章 假惺惺展示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张弛假惺惺道:“那不是太麻烦了?”
陈建宏笑道:“不麻烦,说起来咱们认识也有不少时间了,还没一起吃过饭呢,就在山下不远,有家我熟悉的私房菜,张先生赏个面子呗。”
张弛答应了下来,陈建宏在前方引路,张大仙人驱车跟在后面,屏幕上出现了林朝龙传来的一行字——就是这个人买下了我的产业?
张弛纠正道:“一部分。”
林朝龙道:“查查他是不是另有居心。”
张弛心说这还用问,肯定是另有居心。这个陈建宏和吉野良子就不清不楚的,说不定也和白家有关系。
两辆车一前一后来到云鼎山下,把车停好,前方就是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群,近年来北辰兴起了仿古复建风,到处都能够见到这种仿古建筑。
张弛过去在北辰的时候并没有到这一带来过,所以觉得非常的新鲜。
陈建宏引他来到一座青灰色的四合院,门前招牌上刻着清儒二字。
其实林朝龙活着的时候就喜欢玩这个调调,估计现在的商人多半都喜欢这个套路,显摆你有钱别人说你俗,所以就得往文化路线上靠,在普通人的眼中,儒商的逼格要比普通商人高得多。
除了他们之外,晚上没有其他的接待,看来陈建宏专门作出了安排。
张弛并不认为陈建宏特地安排招待自己,他们只是偶遇,推测陈建宏可能还有客人。
果不其然,陈建宏道:“晚上我还有一位朋友。”
张弛道:“好啊。”
玄幻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五章 假惺惺看書
说话的时候,陈建宏的朋友就到了,让张弛没想到的是,陈建宏的这位朋友居然是钟向南,钟向南也没想到张弛会在这里,惊喜道:“张弛,怎么是你?”
上次见钟向南的时候,他借了高利贷,还是张弛帮忙解决,当时钟向南正是最为颓废潦倒的时候,张弛不但借给他钱救急,还帮忙找章启明解决了问题。事情过去不久,钟向南就把钱还给了他。
眼前的钟向南又恢复了昔日的意气风发,从他的精神状态就能够看出他现在过得还不错。
陈建宏道:“你们认识?”
钟向南笑道:“我是他老师,你说我们认不认识?”
陈建宏哈哈笑道:“好啊,省得我给你们介绍了。”
三人坐下之后,陈建宏让人上菜,酒用得是他的藏酒,汾酒封坛。
几杯酒下肚,钟向南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都不打招呼啊?”
张弛道:“这不刚到嘛,还没来及跟你们联系,钟老师,看您春风满面的,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陈建宏道:“当然有大喜事,你这位钟老师现在可是大地主了。”
张弛有些诧异地望着钟向南。
钟向南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算什么地主,就是建材市场拆迁,我家刚好在那里有几间门面和库房。”
陈建宏补充道:“可不是有几间是几十间,钟老师,咱们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儿刚好你学生也在,你给我个痛快话,今天能不能在拆迁协议上签字。”
张大仙人明白了,敢情人家钟向南这次当上了拆二代,早就听说他家老爷子是北辰有名的建材商,赶上建材市场拆迁,发达了。不过这个陈建宏明显有利用自己绑架钟向南的意思,谁能想到这么巧呢。
钟向南看了看张弛,张弛赶紧声明:“我是凑巧遇上的,你们生意归生意,谁都别看我的面子。”
陈建宏笑道:“那是当然,都是朋友,当然不能让朋友吃亏。”
钟向南道:“既然都是自己人我也不瞒你,那些门面和库房都是我们家老爷子的,他这个人脾气有些倔强,认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陈建宏道:“这样吧,我在原有的基础上给你们加一千万,总共就是八千万了,钟老师,这已经是我权限范围内最高的价格了。”
钟向南其实有些心动了,他笑道:“要不这样,我给老爷子打个电话,再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陈建宏点了点头,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钟向南起身出门去打电话,估计是要避开陈建宏好说话。
陈建宏端起酒杯跟张弛碰了碰道:“我真不知道你们居然是师生关系。”
张弛笑道:“钟老师过去教我体育,对我可谓是无微不至,陈总,您这么大生意,拆迁款方面还斤斤计较,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陈建宏道:“现在生意难做啊,钟老爷子人太轴,他倒不是在意价钱,非得想要门面,我们以后开发得是综合商业体,又不是分割出去搞小本经营,这实在是太让人头疼了。”在这件事上他已经和钟家协商了许久,这不今天他亲自出马了,找钟向南是因为他们过去就认识,也觉得钟向南应该比钟老爷子好说话。
钟向南回来之后,笑着说道:“老爷子同意让步,不过他提出一半用钱补偿,一半还是补偿店面。”
陈建宏道:“钟老师,我们以后是要统一管理的。”
钟向南道:“我跟他说了,可我爸那人就是认死理,他说已经让步了,如果你们不同意,那就不会签字。”
陈建宏还想劝说,张弛一旁道:“其实这事情好办啊,你们可以补偿一部分店面给钟老师,让钟老师授权给你们经营不就得了,以后你们干什么他不管,只要你们定期交租。”
张弛当然向着钟向南说话,钟向南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陈建宏道:“钟老师,我们不能开这个先例啊,如果这个口子一开……”
钟向南道:“我保密就是,而且租金我也不多要,随行就市,取平均值,陈总,你这么大生意不至于连这么点小事都不让步吧?”
陈建宏也实在不想继续折腾了,点了点头道:“得嘞,就按照您的意思,不过咱们得签订一个包租协议,产权归你,但是经营权必须给我。”
钟向南道:“同等条件优先租给你们。”
陈建宏做事雷厉风行,马上打电话让秘书起草一份协议书送过来,他也是担心夜长梦多。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五章 假惺惺熱推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八百九十五章 假惺惺
当晚钟向南就和陈建宏把协议给签了,签完协议,他提出要走,钟向南这一走,张弛当然也没必要留下,借口还有事和钟向南一起离开。
两人谢绝陈建宏友情相送,往前走了几步,钟向南回头看了看,已经看不到清儒的门头,笑道:“请你吃烧烤去。”
张弛点了点头:“您都成拆二代了,是该好好吃您一顿。”
钟向南道:“烧烤是不是不够隆重,要不我请你吃日料。”
张弛道:“别介,还是烧烤,我还是喜欢大中华的烟火气。”
钟向南道:“得嘞,给我省钱,到底是自己学生。”
两人来到大红棚,找了个角落坐下,张弛想起自己车里还有一坛酒,又回去用矿泉水瓶灌了二斤。
钟向南也是见惯场面的人,闻到这酒香就知道这酒价值不菲,感叹道:“今儿跟你享福了,这酒一斤得好几万,惭愧啊,要不咱们换海鲜。”
张弛笑道:“喝酒不在乎菜,在乎跟你喝酒的人,钟老师,您就别跟我客气了,知不知道我最惦记的一口是什么?”
钟向南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
张弛道:“就是毛记猪头肉。”
钟向南禁不住大笑起来,当时可把他给气得够呛,可现在回味往事,真是其乐无穷,钟向南道:“可惜现在已经晚了,毛记猪头肉卖完了,你坐着,我点菜去。”
钟向南去点菜回来,师生两人吃着烧烤喝着茅台,一杯酒才喝了一半,就有人送猪头肉过来了。
张弛都愣了,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钟向南哪儿弄得猪头肉?一尝味道还真是毛记的。
钟向南道:“毛记虽然卖完了,可周围有饭店就是从他们家买来的,这一带我太熟了,你拿这么好的酒给我喝,我怎么都得满足你的心愿。”
张弛有点小感动,其实人活着很简单,通常能感动你的都是最朴素的人,最朴素的事,他时常在想,如果当初没有离开北辰,就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倒也不错,现在自己能力虽然很强,可考虑的事情明显多了不少,肩上负担的责任也重了不少,看来自己就是操心的命。
张弛喝了口酒道:“钟老师,您签那个协议没吃亏吧?”
钟向南摇了摇头:“其实早就打算签了,总耗着也没意思,我们家老爷子太倔,非得想要门面,依着我的意思,干脆拿钱,现在门面不比往常了,不好租,生意也不好做。”
张弛道:“老爷子给您多少啊?”
钟向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他答应都给我。”
“恭喜恭喜,您这一下就跨入亿万富翁的行列了。”
钟向南道:“哪有那么夸张,而且老爷子也不是没条件的,他……他让我把袁红给追回来,只要她答应跟我复婚,所有的都给我,不然一个子儿都不给我。”
张弛哈哈大笑:“我看行,钟老师,袁老师这么好的老婆可不能失去,不然以后真是要追悔莫及了。”
钟向南道:“可不是嘛,我现在已经追悔莫及了,张弛。”他端起面前的酒杯道:“我敬你。”
“哟,钟老师,您这是折杀我,我受不起啊。”
钟向南充满感慨道:“当时要不是你帮忙,我都已经走投无路了,我的生活我的一切都完了。”
张弛道:“也没那么夸张,当年您给我指明了人生的方向,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您一把也是应该的,当年我都那样了您不还是每天一个鸡腿供着我,没有您,我哪有机会上水木啊。”
钟向南知道自己真没帮他什么,可现在想想心中还是温暖,他跟张弛碰了碰酒杯道:“都在酒里了。”
两人干了这一杯。
张弛道:“现在想想还很想吃食堂的鸡腿呢。”
钟向南道:“明天我陪你去,请你吃够。”说完他又道:“估计你现在也吃不出那个味道了。”
张弛道:“怎么吃不出?”
钟向南意味深长道:“少了美女相伴,哪还有那个味道。”
张弛笑了起来,钟向南帮他想起了林黛雨。
钟向南道:“其实你和林黛雨真的很般配,怎么最后没走到一起,我们都以为你们会走到最后呢。”
张弛道:“过去的事情,咱们不提了,喝酒。”
钟向南端起酒杯,目光却望向张弛的背后,如入定般呆在了那里。
张弛看到他表情有异,以为他又遇到了什么熟人,转身看了一眼,却发现一位身穿黑衣的美丽少女朝他们走了过来。
张弛发现北辰这地方有些邪性,说曹操曹操就到,刚刚才提起林黛雨没多久,这林黛雨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如果不是看到钟向南错愕震惊的表情,张弛肯定会认为他们之前就约好了在这里相见,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
林黛雨出现在这里肯定不会是偶然,张弛想到了林朝龙,林朝龙知道自己的动向,应该是他通知了林黛雨。
钟向南笑着站起身来,向林黛雨招了招手道:“这里。”然后又向张弛低声道:“你们约好的?”
张弛只能笑了笑:“我说偶遇您信吗?”
“信,有缘千里来相会。”
林黛雨走了过来,一走进来就吸引了不少食客的目光,美女出现在任何地方都会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
林黛雨的脸上露出一丝矜持的笑意:“钟老师,您好。”
钟向南笑道:“我和张弛约了一起吃烧烤,这么巧啊。”
林黛雨点了点头道:“我在附近逛夜市呢,忽然想吃烧烤了,本想打包几串的,没想到遇到了你们。”美眸扫了张弛一眼,这货仍然坐在那里,不过拉了张小马扎在他身边,又准备了一套餐具,虽然不说话,可是人家在默默行动。
钟向南道:“一起坐吧。”
林黛雨道:“不妨碍你们吧?”
钟向南心说妨碍你们的是我吧?
张弛总算说了句话:“都自己人,别假惺惺的,坐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